站内搜索:
文章
财务室

何巧女“告别”东方园林 “女首富”在突围后谢

北极星环境修复网讯:去年,还是东方园林实控人的何巧女向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喊话:“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如今,金融机构的纾困基金也没能彻底拯救东方园林,何巧女选择了卸任。一代商业女杰,从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中渐渐隐去。唏嘘!

10月28日,东方园林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创始人何巧女不再担任其法人代表和董事长。而早在今年8月,何巧女、唐凯夫妇就让出了东方园林的实控权。

“园林皇后”解绑东方园林

对于何巧女是否继续担任公司其它职务,或者是否继续参与公司的具体经营,野马财经咨询东方园林相关人员,对方并未作出解释,仅表示“因个人原因,何巧女女士退出公司董事会,具体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主。”

何巧女1993年创办了东方园林,从一家名不见经穿的小公司,一手将东方园林发展为“中国园林第一股”,并且一度是A股明星企业。何巧女也因此被称为“园林皇后”。不过,何巧女和东方园林的关系,如今迎来拐点,随着何巧女让出实控权和卸任董事长职务,东方园林已然易主。

其实早在2018年底,东方园林陷入债务危机,市值不足200亿,负债却高达291.8亿。彼时,为了自救,何巧女夫妇将5%股权转让给朝阳国资委旗下企业。

随后,东方园林发行了10亿元短期融资券,并拟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向市场募资40亿元。

即使如此,东方园林依然困局待解,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总负债为287亿元,流动负债为249亿元,短期借款为28.65亿元。

东方园林危局未解,今年5月,何巧女夫妇又因为3.36亿元,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而在7月,东方园林公布的2019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亏损8.94亿,去年同期是盈利6.6亿元。负债仍旧高达289亿元。

债务危机未解决,营收又不好看。在“垂死挣扎”和求助强者之间,何巧女选择了后者,8月份,何巧女夫妇再次向朝阳区国资委转让东方园林5%股份,并将16.8%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了国资委。

这也意味着,何巧女和自救一手创办的东方园林解绑了,不过东方园林得救了。

从“卖花姑娘”到“PPP女王”

何巧女投身园林是从卖花姑娘开始的。1966年,何巧女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80年代,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何巧女的父亲在农村里开始倒腾花木种植,就此发家。

受父亲影响,何巧女1984年报考了北京林业大学的园林系,毕业后进入杭州机关单位工作,本来是顺风顺水的平常人生,不过何巧女打破常规。

1990年正值北京举办亚运会,何巧女父亲此时已经是中国盆景协会的会员,于是在进京办展销时带着何巧女,这次意外的机会让何巧女看到了盆景里的商机。

于是辞掉公务员的工作,开了间花店,开始在办公楼里推销盆景绿植,花店是她的创业首秀,中间虽然有过磕绊,但整体发展良好,到1993年,何巧女积累的资金已达百万元,她拿着这笔资金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

靠着被市场认可的技术,东方园林迅速发展壮大,先后承包了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和上海世博会。何巧女继续马不停蹄,在2009年带着东方园林闯关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接着2010年,东方园林的股价就飙升至229元/股,成为A股股王。

到2013年,东方园林已经将其业务领域拓展至景观、生态、苗木、地产、婚庆五个板块。随着东方园林的发展,2017年,何巧女以150亿元财富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02位,成为浙江名副其实的女首富。

业务方面,2015年,东方园林又跨界杀入环保产业,几年之内就成为环保市场的“专业选手”,因为在PPP领域表现强劲,何巧女成为业界有名的“PPP女王”。

折戟PPP

不过大肆进入PPP,也为东方园林后来的债务危机埋下隐患。2016年到2018年,东方园林三年中标PPP项目的总额约1500亿元,一度成为“PPP第一股”。在2018年民企PPP中标榜单上,东方园林高居第二位。

然而PPP模式前期需要企业大量垫付资金,这也意味着一旦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将受较大影响。果不其然,随着监管机构对企业融资的政策收紧,融资难问题成为悬在东方园林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典型额莫过于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却只发行了5000万元,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凉发债”。

不过时任东方园林董秘的杨丽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称对公司十分有信心,公司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发行不如预期,一方面是因为当前企业发债整体环境偏差,另一方面,AAA评级以下的公司债券本身流动性差。并表示公司资金状况良好,已经对后续融资做好妥善安排,本次发债失利不会对后续到期债券兑付造成影响。

然而外界对东方园林的财务状况分析并不乐观,对于百亿市值的东方园林,连5000万都要发,可见其债务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此次发债失败,东方园林的资金危机问题被迫置于台面,其股价从去年5月底开始连续暴跌,4天蒸发100亿市值。随后东方园林宣布拟披露重大事项,5月25日,公司股票停牌。

期间,东方园林先后与民生银行、广发银行等合作,获得64亿授信额度,并发行了12亿元的融资。8月27日,东方园林复牌后,股价一路下跌,跌破8元/股。

与此同时,关于东方园林拖欠工资、奖金等的消息也不绝于耳。就在当年9月4日,在央行、全国工商联组织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何巧女向易纲直言:“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纲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东方园林的资金链问题已经难以掩饰,而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82.88%,随着股价下跌也徘徊在平仓边缘。

其实从业务收入来看,东方园林一直处于增长状态,2014—2018年,其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8亿元,53.79亿元、85.63亿元、152.04亿元、132.93亿元。

但是PPP项目上的激进,使其负债居高不下,2014—2018年,东方园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22%、63.83%、60.68%、67.62%,69.33%。

东方园林也依靠自身努力过,主动请退了多个PPP项目,同时争取资金纾困,但是窟窿太大,自救效果不明显。于是有了如今何巧女出让控股权给国资委的戏码。

3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38.361亿,同比减少60.24%,净利润-8.86亿,同比减少190%,负债率再创新高达71.3%,不过总负债略有下降为259.1亿。或受何巧女卸任董事长一职的影响,东方园林今日收盘5.05元/股,涨幅2.64%。

目前何巧女夫妇还持有东方园林21.33%的股份,是其第二代股东。不知“去何巧女化”之后,能够解决它的危机吗?

原标题:何巧女“告别”东方园林,“女首富”在突围后谢幕

来源: 点击率:() 责任编辑:鄞州四明职业高级中学 发布时间:2019-11-03 08:36
【打印】 【关闭】
新教研组网页
数字校园
  • 办公OA
  • VOD点播
  • 学分制软件
  • 趋势杀毒软件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