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章
学生荣誉

《引导班子》 第一局部 领导班子(五)(5)

    引导班子(五)(5)

    天天凌晨醒来,陆国杰都能感到一股**的**在身体里冲动。原欲激动,使他比这个年纪的男人发生出更多的性空想,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跟一个从未见过的美女在一起,有点手足无措……陆国杰当然知道这种冲动的起因,他在无奈之中验证了弗洛伊德性本原的学说。陆国杰想起妻子戴晓云的病痛,这一痛苦何尝不是做丈夫的疼痛,陆国杰近五年不***了,他和戴晓云妻关联中更多的是感情上的留恋。

    繁忙中时光过得特殊快,在人不知鬼不觉中陆国杰到清河两个多月了,他决议回家看看。礼拜六一大早,司机小王开车送陆国杰回家。这是陆国杰上任后第一次回家。清河市与东沟县相距只有三百公里,因为有一百多公里山路,回趟家需要大半天,陆国杰一大早动身,到家已经是中午了。由于当时通了电话,戴晓云已筹备好了多少样陆国杰爱吃的菜。陆国杰一进门,女儿陆露就扑上来拉住他的胳膊。进了家,陆国杰和戴晓云相互看着,该说的话电话里都说了,只有两双眼睛互相寻找着彼此之间轻微的变更。戴晓云发明丈夫比两个月前略微瘦了一些。陆国杰发现戴晓云比以前虚胖了些,这是长期服用激素的成果。

    陆露说:“你们的眼光中充斥了爱。”

    戴晓云和陆国杰笑了。

    吃饭的时候陆国杰一边咀嚼着自己爱好吃的鲫鱼汤一边说:“家的感到真是好极了,任何高级宾馆都不能与家比拟,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陆露说:“啊?你说咱们家是狗窝?”

    陆国杰说:“我属狗,你妈也属狗,你是个狗崽,不是狗窝是什么?”

    陆露做了个鬼脸,对狗窝的说法表现反对,说:“我又不属狗。”

    陆国杰对戴晓云说:“清河是海滨城市,比东沟的前提好得多,我想把家搬到清河,这样一家就团圆了。”

    陆露当时愉快地跳了起来:“太好了!我早就想分开这个山沟沟,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大海呢。”

    戴晓云说:“海边有什么好的?我不想去,我在这住惯了,哪也不想去。再说,陆露立刻就要考高中了,当初搬家还要换学校,对学习有影响。”戴晓云向陆国杰使了个眼色,“当前再说吧。”

    陆国杰知道戴晓云不想让女儿参加搬家的探讨,也就不说了。

    陆露撒起娇来:“我要到海边!你不去我去,我陪爸爸,让你一个人在家。海边多好啊,我做梦都想到海边,我想到海里游泳……”

    陆国杰说:“我可不敢让我的法宝女儿下海,碌碌(陆露)是个石头滚子,到海里浮不起来。”

    陆露说:“我是海洋上的露水,大海是我的老家……”

    晚上陆国杰再次和戴晓云磋商搬家的事,戴晓云说什么也不赞成,她列举了一大堆不去清河的理由,说:“我身体不好,去了以后岂但不能帮你,还会消耗你很多精神。你看我这个样子,做化疗头发都掉光了,在你身边会影响你市委书记的形象。再说治病须要花良多钱,到清河以后医药费不好报。陆露马上就要考高中了,这时候转学会影响孩子的学业……”总之她就是不去清河。

    陆国杰非常明白她所说的都不是真正的理由,为了劝告戴晓云批准搬家,他们始终谈到深夜。

    戴晓云最后流着泪说:“国杰,我现在只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我已经不是真正意思上的女人了,假如不服激素,不必半年我就能长出胡须来,你我都必需面对这个事实。我知道你不会提出离婚,你的人品,你的位置、声誉都不容许你这么做。说心里话我也不想和你离婚,我们相爱了这么多年,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性命的支柱……但这样对你不公正!我由衷地盼望你幸福,像你这样的男人本应取得幸福。现在两地分居,对你,对我兴许都是最可行的抉择,我愿望在我完整不知晓的情形下,能有一个女人爱上你……”

    戴晓云的话让陆国杰觉得一阵肉痛。他把戴晓云搂在怀里,他晓得这种苦楚源于本人身材里蓬勃的**。

来源:未知 点击率:() 责任编辑:鄞州四明职业高级中学 发布时间:2015-10-17 03:16
【打印】 【关闭】
新教研组网页
数字校园
  • 办公OA
  • VOD点播
  • 学分制软件
  • 趋势杀毒软件
  •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