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文章
校园公告

95岁老教授变身主播 云上清华这样上

  即将过去的2020年春季学期,注定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被记住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师生和家长经历了一次特殊的教学实践。 95岁高龄的老教授迎来线上授课的“人生初体验”;体育教师要在方寸屏幕之间,“亲授”排球技巧;学霸在家听网课也总想“摸鱼”;“网红”老师为了吸引学生注意力使出各种“招数”;“男神”老师直播时三次哽咽……

  因为疫情,散落在各地的学生们无法返校。而在线教学却把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也把曾经遥远、封闭的课堂传播到更远……本周《新闻调查》栏目,一起走进清华大学“云上”课堂。

  周一早晨七点半,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于歆杰早早来到办公室。七点五十左右,他作好所有的准备,等待学生上线。

  清华大学在线教学指导专家组组长 于歆杰教授:这会儿陆陆续续已经有人进来了。这个在教室上课的时候挺有意思,在这个网上有时候进来就是会飞得非常快,这不是已经有很多人进来,我要开始上课了。

  从2月17日开始,每周一北京时间早上八点,清华大学电机系133名本科生用这种方式开始了他们本学期的《电路原理》课程的学习。正在进入尾声的2020年的春季学期,将注定以特殊的方式被记住,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全国的学校无法正常开学,老师和学生们携手开始了全新的教学探索中。

  2月3日,也就是春季学期开始前两周,清华大学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与分布在全国各地以及海外的五万多名清华师生共上一堂课。

  邱勇 清华大学校长:最重要的意义,它表明了学校一种坚定的决心态度、一种承诺。教书育人是不可放弃的职责,任何情况下,教学不能中断,课程要保持延续。它是学校对所有学生的承诺,也是清华对整个社会的承诺。

  当天,清华大学通过在线教学平台“雨课堂”进行直播。“雨课堂”是清华大学2016开发使用的智慧教学工具。通过“雨课堂”,老师和学生们能在传统课堂内外进行高效互动。

  从“在快手上清华”到“雨课堂”快速升级

  本学期之前,“雨课堂”服务了超过两千万师生,但由于针对课堂教学,每一个班级的人数往往都在三百人以内。在2020年的春天,全校五万多人要在开学前同时在一个班级里上同一堂课,对“雨课堂”的挑战变得空前巨大。

  李祥瑞 清华经管学院 大三学生:服务器可能原本在校的时候,它的承载量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大,导致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崩掉了。然后我们在快手看直播,就有一个很著名的梗,叫做“我在快手上清华”。

  2月5日,清华大学师生共上一堂课之后两天,清华大学成立了在线教学指导组、在线教学质量保障专家组、在线教学技术保障专家组和一个学生学习保障组以确保如期开学。本学期,清华大学的4471门(次)课程将全部切换到在线模式。此时距开学不到两周。

  “雨课堂”快速完成升级,为了确保能够顺利地进行在线教学,清华大学的老师们又开始了自己的技术攻关。一时间,各种在线直播教学攻略、十大直播神器、在线课程铃声纷纷上线。

  在全校进行技术攻关的同时,清华的老师们也必须在短时间内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网络主播”。在这个学期,清华全校有2300多名教师需要开展在线教学,而超过2000名老师没有网络直播的教学经验。

  95岁老教授迎来线上授课“人生初体验”

  95岁高龄的张礼老师在清华大学物理系工作已经超过60年了。本学期,共有6名研究生和10名本科生选了这门《量子力学前沿选题》。平常,每周一和周四上午,物理系都会接张礼老师去科技馆讨论室给学生们上课,而张礼老师也都保证每周至少有三天去科技馆办公室办公。而这学期,张礼老师要在自己的家里尝试全新的线上授课。

  清华大学物理系助理教授 胡嘉仲:正式上课前我们也做了很多测试,其实摄像头感觉效果不是太好,像采用手写笔就可以随时划出一些重点。张老师学起来也非常快,他自己就是摆弄了一会儿,很多东西就能自己操作了。

  每周六,是张礼老师和胡老师在本学期增加的线上答疑课。张礼老师告诉我们,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课件制作和写书都是在电脑上完成,但是通过微信等工具与学生交流这种方式用得比较少,这个学期的时间过后,他决定多多尝试这些新的工具。

  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 张礼:我特别满意,线上交流还真不错。我喜欢这个答疑课。过去是下课了学生不懂问我或者到办公室来问我、去问助教,现在他们发微信,我们看到微信觉得有意思,我就冲着微信表达我的一些观点。现在我觉得这种跟学生的交流方式比过去是有很大的进步,将来即使是恢复了正常上课,答疑课一定要好好搞。

  95岁高龄的张礼老师快速适应并投入到了在线教学的实践中,而清华大学体育部的老师们则陷入了无限的惆怅。

  体育教师方寸屏幕之间“亲授”排球技巧

  清华大学体育部副主任 教授 赵青:校长说了,延期返校、正常上课、发挥优势、保质保量。这十六个字每一个都是很难的,我三天没睡着觉。体育课它是在操场上、在球馆里。家里住两居室、一居室的人怎么办?我们先是考虑这种硬件,它改变不了。第二个是考虑老师的能力,老师的能力,老师对计算机的掌握。

  老师们压力不小,学生们也是一脸茫然,如何在线上上体育课?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大三学生 李祥瑞:今年我们刚修完一个沙排场,非常漂亮。或多或少有些手痒,就很想进去打一打。

  清华大学电机系大一学生 朱鸿凡:我这学期体育课本来是足球,但是现在在家里所以就踢不成足球了。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大二学生 雷雅匀:当时听到要在网上上课时,第一反应就在想,我怎么在网上上游泳课呢?网络上面只能冲浪,网上不能游泳。

  2月17日正式开学之前,清华大学的66名体育老师开始研究如何在线上好体育课。除了同事间的相互支招,开学之前,赵老师的家人成了她的后援团,为她拍摄了各种教学视频和照片,加入新学期线上教学的课件中。

  清华大学体育部副主任 教授 赵青:在家里,我示范、拍视频、拍照片,家里人帮我做。儿媳妇、还有我老公,因为得两个人才能试声音。有时候我就讲两章PPT,我就让他们听一听,他说你太快了,因为有延迟,你慢一点。

  赵青老师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原运动系排球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清华大学任教。今年是她在清华执教的第32年。赵青老师从1990年开始就担任清华大学的女排教练。基本不看网络直播的赵青老师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得亲自上线去做网络直播,每周还得直播四场。

  每周三下午三点二十,是清华大学三年级男生的沙排课。赵青老师每节课之前都会早早就开始热身,等待着这38名男生上线。5个月前,赵青老师刚做完十字交叉韧带重建手术。但她说,选沙排课的这些男生都非常热爱这项运动,这个学期他们没办法上沙排场打球,这已经是很大的遗憾,自己一定会尽所能让这些同学感受到沙排运动的魅力。所以,所有的动作她都会亲自示范。

  清华大学体育部副主任 教授 赵青:来练习排球的动作。因为我后面是墙,我转了身以后,抛起来球是这样垫出去的。我背对着大家再做一下,抛球准备,手,拇指并拢,大拇指曲,用上劲,击球的中部或者中上部。

  2020年春季学期,清华全校1万1千多名清华学生在线上完成了超过50门体育专项课的学习。疫情期间,虽然大家的活动半径变小了,但是全校学生锻炼的积极性反而更加高涨。6月1日晚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共邀乒乓球国手们上直播,两所大学的学生们同上一节乒乓球课。紧接着,各种姿势的居家乒乓球训练缤纷上线。

  学霸在家听网课也总想“摸鱼”

  无体育,不清华。体育课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停下,师生们在线上练得热火朝天。但是锻炼结束后坐到电脑面前,学生们的学习状态又如何呢?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大三学生 李祥瑞:大家也不要把清华的学生就想得多么自律,或者多么厉害,就感觉大家每天都奋发图强。我们学校肯定大部分人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也是人。在两个半小时的课程之内,是绝对没有办法做到两个半小时都非常认真的,所以肯定你在线下上课也会有摸鱼的时候,你在线上课也会有摸鱼的时候。

  韩国留学生 清华大学电机系大四学生 梁祯殷:和正常学期相比,我稍微不努力学习。因为还是在家太放松了,而且周围没有老师和同学,所以我觉得没有紧张。

  为吸引学生注意力 “网红”老师“招数”频出

  《电路原理》是清华大学电机系的一门“硬课”。早在2013年,于歆杰和他的《电路原理》课就出现在了清华大学电路原理慕课的宣传片中,当时很多学校开始利用互联网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于歆杰老师和他的《电路原理》迅速成为“网红”和“网络爆款”。从那时开始,于老师就开始摸索与清华传统课堂上不一样的在线教学方式。

  作为清华大学在线教学指导专家组组长,于歆杰老师有着丰富的线上教学经验。但是这次,所有课程必须在线直播,于歆杰老师又一次开始尝试对自己教了19年的课程做新的调整。老师为了抓住学生的注意力,于歆杰还在原来的教学基础上增加了与学生的交互频率。

  清华大学电机系大一学生 朱鸿凡:比如说手机就在身边,讲到这个地方我觉得我会了,就拿手机看一看、或者拿点东西吃一吃,这种都容易走神。但是其实并没有把这个地方掌握好,然后老师往下一讲的时候又跟不上了。但感觉于老师的课不容易走神,因为他经常让我们在课上讲完一个知识点然后就做一道题,我觉得就是这个方式其实挺好的,可以让我们保持一个比较高的专注度。

  在线教学经验丰富的于歆杰老师在2020年也同清华的其他老师一样,“被迫”走上网络直播,那么,新手主播们在直播台上发挥得还好么?

  “男神”老师直播时三次哽咽

  在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前,清华大学推出“宅家充电计划”,邀请清华的老师在雨课堂直播公开课。2月13日,在《不完美的公共管理》课程中,清华公共管理学院的的梅赐琪老师曾三度哽咽。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教授 梅赐琪:因为这件事情跟我们太切身相关了,更何况我又是个湖北人。当时好多同学就在那儿打“老师不哭”。我当时在讲这个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说,老师是一个过来人,你们一定要勇敢一些,我本来是抱着这样的一种态度去鼓励别人,但是呢,鼓励着鼓励着自己又绷不住了。我就把我的头像关掉,大家就看不到了。大家就在讲说:梅老师不要哭了。

  2020年的春天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因为疫情,散落在各地的学生们无法返校,而在线教学却把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也把曾经遥远的封闭的课堂传播到更远……2020年的春天,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清华大学校长 邱勇:学校专门成立了学生学习保障工作组,它的任务就是联系到所有的学生逐一询问有什么困难,有的同学装备,我们利用一些地方校友会的资源,给一些同学送上电脑和装备。学校还设立了一个紧急专项,资助因为疫情要坚持学习、有经济困难的同学及其家庭。最后我们事后统计,学校专门成立了学生学习保障工作组。它的任务就是联系到所有学生,逐一询问有什么困难。有的同学装备缺失,我们利用我们地方校友会的资源,给我们一些同学送上电脑和装备。学校还设立了一个专项,紧急专项,资助因为疫情,因为要坚持学习,有经济困难的同学。最后我们事后统计,总共及时资助近七百位同学。

  本学期,清华大学很多不能返校的外籍老师们也纷纷加入到这场快速推进的在线教学中。距离和时差也影响不了清华大学外籍教师团队的发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各国的高校纷纷开始线上授课。2020年4月24日,清华大学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新冠疫情下大学在线教育及展望”的研讨,多所国际知名大学参与了这场直播。

  清华大学校长 邱勇:大学在人类命运重大挑战的时候,要自己肩负起责任和使命,全球合作是应对疫情的唯一解决办法。我们经常讲,一个人的品格一定是在困难面前、在挑战面前才能得到最充分的展示,一所大学同样如此。最困难的环境下,它的品格、它的精神气质、它的追求,它把什么事情看的最重。疫情给全球的大学带来巨大的冲击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会,大学应该发挥创新和智慧的优势,推动技术和教育教学的融合,在线教学它不是简单的把传统的教学搬到网上去,它实际上带来一场基于信息技术的教育教学范式的变革。

  不知不觉,2020年春季学期即将结束,大自然有自己的节奏,清华的学生们也将迎来每学期的固定节奏——期末考试。

  清华大学电机系大一学生 朱鸿凡:今天微积分课上老师说微积分好像要弄两个摄像头照着就是全身各个方位,好像要这样。

  清华大学在线教学指导专家组组长 教授 于歆杰:考试周是在6月6号到14号,这9天里边。我们全开卷,你上网任何的搜索、各种答案都没事。但是我们命题就保证你不可能从网上很容易的找到答案,所有东西都是综合性的。

  节目播出时,清华的同学们已经开启了匆忙的考试周,相信经过一个学期的在线教学,他们的表现并不会因为老师们的一些小约束和小设计而受到影响。与老师们过招,本就是在清华园中最有意思的事。

  每周,梅赐琪老师的学生们都会收到老师给他们写的一封信。除了每周的课程总结,梅老师有时会在信中附上自己在北京感受到的风、校园内某角落怒放的花朵,本学期没有办法相聚的教室,以及校庆后已经义无反顾奔向夏天的清华园。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副教授 梅赐琪:我会特别的期待见到他们。有一种胜利者会师的感觉,过程越艰苦越会让大家去珍惜,我会特别的期待,看到他们在这个学校里面的样子。平时你走在学校里,你并不会多看谁一眼,因为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但是今天他们再回来的时候,你就会有那种感觉,虽然我们彼此不一定认识,但是我们有共同的经历,而这个经历呢每一个人都是刻骨铭心的。

  (素材来源丨新闻调查)

 

来源: 点击率:() 责任编辑:鄞州四明职业高级中学 发布时间:2020-09-15 13:15
【打印】 【关闭】
新教研组网页
数字校园
  • 办公OA
  • VOD点播
  • 学分制软件
  • 趋势杀毒软件
  • 在线咨询